当前位置:主页 > 视觉

“金牌调解员”和他“不能说的秘密”

发布时间:2017-09-05 12:18 点击次数:

(原标题:“金牌调解员”和他“不能说的秘密”)

新华社杭州3月17日新媒体专电(记者王俊禄)因患肝癌而消瘦的脸上,却时常带着倔强的微笑。为了显示对病痛的蔑视,他把自己的微信更名为“哥怕谁”。

卓玉宝,浙江玉环县大麦屿街道干部。在他从事基层工作的第34个年头,身体的不断警告终于化为一张肝癌确诊书。他藏起病历,隐瞒了病情,将手头棘手的调解工作完成后,才起身赴上海做手术。下了手术台,他依然电话不断,沟通化解“扶工助企”中遇到的难题。“我知道这个病的严重性,有可能回不来。把工作作个了结,即便走了也心安。”卓玉宝说。

担心自己“回不来”,藏起病历干工作

  3月14日,卓玉宝在办公室接受记者采访。新华社记者 王俊禄 摄

   3月14日,卓玉宝在办公室接受记者采访。新华社记者 王俊禄 摄

卓玉宝今年53岁,从1981年高中毕业算起,他当过农科员、团干部、片长、村支书、乡镇农办主任、街道综治办主任……36年兜兜转转,脚上始终沾满泥土。七八十本各类荣誉证书,也记录了他在几十年农村工作的足迹。

2015年10月下旬,参加单位体检的卓玉宝拿到体检报告,倒吸了一口冷气:报告显示肝部有肿瘤,6厘米长!

他呆呆地立在原地许久。实际上,他与肝病已抗争多年,且近半年来,身体频频发出警告:全身无力、食欲减退、肝部持续疼痛等症状频频袭来……但由于手头工作繁多,去医院体检的事情他一拖再拖。所谓“久病成良医”,他暗自思忖:“估计也就剩半年了”。

医生嘱托他立即住院治疗,卓玉宝却想到的是,他手头两件棘手的调解事项,“去医院也就走走程序,临走前还是把这两件事搞好,就当自己完成遗愿。”他把病历单塞进了抽屉最深处,也把病情瞒过了所有人。

“那几天,有时要调解到凌晨一点多,我就看玉宝脸色不对,现在想想真是愧疚。”大麦屿街道党工委副书记蒋招林说,自己太粗心了,否则无论如何也要拉他去治病。

调解事项尘埃落定,卓玉宝才向街道主要领导和家人坦陈病情,并把手头工作一一跟同事作了交接,在家人的陪伴下,赴上海住院治疗。

带着“傻劲”的拼命三郎

  卓玉宝(左三)在湖南籍农民工曾维茂(右三)居住处走访了解工伤赔偿和医治情况(2月23日摄)。新华社发(林楚炳 摄)

   卓玉宝(左三)在湖南籍农民工曾维茂(右三)居住处走访了解工伤赔偿和医治情况(2月23日摄)。新华社发(林楚炳 摄)

上海外滩,求医的第一个晚上,卓玉宝和家人在江边合了个影。此行福祸难料,家人面前,卓玉宝强忍泪水,妻子林务英又何尝不是,她半是心疼半是埋怨:太傻了,得这个病还去工作,也不跟我说……

躺在手术台上,医生告诉他,要打麻药了,你会睡着的。卓玉宝平静地笑了笑说:“没事,我不怕。”手术比较顺利,但切除了12厘米的肝脏,胆囊也没保住。

刚下手术台不久,卓玉宝就接到电话,对方不知道他患病住院,提出希望他帮助解决企业发展困难。卓玉宝忍着麻药过后的剧烈疼痛,像往常一样谈工作出主意。一旁的妻子看了,又气又无奈。住院期间,他接打的电话不知有多少个,有慕名求助帮忙调解的,有沟通化解“扶工助企”中难题的。无一例外,他都像正常人一样,对病情没有吐露半个字。

妻子眼中,卓玉宝是顶梁柱,上有79岁的老父亲,中有患精神障碍的弟弟,下有腿脚不便的儿子。“我知道他还有个小心思,不想让人家知道他得病,担心儿子的终身大事会受影响。”林务英说。

在发现卓玉宝身患癌症后,组织上考虑他的身体,让他从综治办主任的位置上退下来,减轻他的工作量。但他人退心不退,还是经常冲在一线。“玉宝手术后仅休养了3个月就返回岗位,照样闲不住,还经常下村夜查消防、巡查河道。我实在是拗不过他。”大麦屿街道党工委书记胡楚峰说。

卓玉宝的家,距离街道办公室只有几分钟路程。每天一早,他的腿就不自觉往外迈,“我跟领导说,几十年忙忙碌碌形成习惯了,真让我待在家里会憋坏的。有事情干,心情也好很多。”妻弟林志金是名医生,他虽然不赞同姐夫奔波劳累,但也认为,适当的户外活动有助于精神上和身体上的恢复治疗。目前看,卓玉宝的多项指标渐趋平稳。

不少同事说起卓玉宝,都是一边点头称赞,一边摇头叹息。赞的是,他工作出色,为人热情勇于担当;叹的是,他身上总有一股“傻乎乎”的劲头,为了工作不管不顾,甚至命都不当回事。“玉宝的 傻 令人敬重”,大麦屿街道人大工委主任陈礼平说,遇到节假日里一些急难险重的任务,有些人会说自己外出了,但卓玉宝总是随叫随到,一直在待命。

用心用情成就“金牌调解”

  3月14日,卓玉宝接受记者采访。新华社记者 王俊禄 摄

   3月14日,卓玉宝接受记者采访。新华社记者 王俊禄 摄

“你说他傻,他聪明着呢。这些年大麦屿街道综治工作亮点纷呈,年年都有创新。”陈礼平说,卓玉宝身上那股傻劲弥足珍贵,“基层就需要这样的干部”。

还没说几句,湖南籍务工人员曾跃眼圈就红了。去年4月,曾跃的叔叔曾维茂受雇建房子时不慎摔伤,对方不管不问,他拖着打了钢板的病腿多方求助,却四处碰壁。“后来我打听了,只有找卓玉宝协调才能解决,人家都说他实诚,有担当。”

走廊里碰到卓玉宝,曾跃并不知道他刚做完癌症手术,身体虚弱。卓玉宝把叔侄俩请进办公室,递上热茶。听了讲述,卓玉宝“腾”地站了起来,说了声“走,先去现场看看!”当晚,又帮他们查阅资料、咨询律师。后见到责任方,刚提出赔偿要求,对方就跳起来指着卓玉宝的鼻子斥责:“不像话,本地人不帮帮外地人!”

一次不行两次、三次……在长达半个多月的调解后,双方达成了7万元的赔偿协议。事后责任方知道卓玉宝带病帮忙调解,也觉得不好意思,愿意加2000元给伤者买点营养品。

拿到得来不易的赔偿款,望着拖着病体的卓玉宝,曾跃这个年轻的小伙泪流满面。为表心意,他连送了3次红包,都被卓玉宝拒绝。做好的锦旗卓玉宝只得收下,“为民解难,尽心尽责”八个字,他权当自勉。

对于调解工作,卓玉宝有自己的“秘籍”。比如,遇到情绪激动的当事人,不能先用法律“压制”,要让他们发泄情绪,答应尽量争取维护其正当权益,取得信任后,再把相关规定、赔偿“行情”跟他们说;要学点心理学,比如来访者跷着二郎腿或双手环抱的时候,是在观察你是不是公正;严明调解纪律,遇到调解闹事甚至受雇起哄的,可以借助警方力量打击;事先制定若干套调解方案,有时故意将笔记本翻开,或借口上个洗手间,有些人就会瞄一下你的本子,对一些无理诉求,自然降低了预期。

卓玉宝说,早年调解时,常有拍桌子、撬门锁,或是威胁家人的。经验足了,调解顺利多了。不少人虽然受批评几句,但最终解决后都很客气,不少调解对象也成了朋友,转而支持他的工作。

(原标题:“金牌调解员”和他“不能说的秘密”)

http://www.caogenz.com/LPuLzNhJPC/0421026345.html

上一篇:蓬安:三轮车撞人无力赔偿 交警“金牌调解”化矛盾 下一篇:金牌调解(更新至20170918期)
返回首页
返回顶部